国脉智库 | 一网通办2.0赋能政府数字化转型

2020-02-01 14:21 来源:国脉研究院
浏览量: 收藏:0 分享

  来源 | 国脉研究院

  作者 | 郑爱军(国脉集团总经理、国脉研究院院长)

  属性 | 国脉智库新春特辑-精选文章③

  共勉 | 疫情期间,低调宅家,厚积薄发。阅读丰盈宅生活,智慧备战新征程。


  本文重点围绕政府数字化转型现状与模式、一网通办2.0赋能政府数字化转型、一网通办2.0(GDBOS)解决方案进行阐述。

  一、政府数字化转型现状与模式

  (一)政府数字化演进路线

  政府数字化演进路线有两个维度,一是时间,二是趋势。分为三个阶段:

  第一阶段(2002年之前),以信息发布为重点,政府信息数字化传播为表征,称为信息数字化阶段

  第二阶段(2002-2015年),以实现线上和线下办事为重点,政务业务数字化建设为表征(特别是2014年6月25日上线的浙江政务服务网出现了“政务淘宝”模式),称为业务数字化阶段

  第三阶段(2015年至今),以数据治理和数据资产化为重点,政府服务数字化供给为表征,称为组织数字化阶段。未来哪些组织有数据或有数据产生,其就有存在价值,即数据可作为组织和部门存在价值的判断标准之一。所以数字化转型是迈向数字政府的一个核心路径

  (二)政府数字化转型的定义

  国脉给“政府数字化转型”下的定义:是主动适应快速变化的数字化时代要求,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为支撑的一场政府自身改革,是对行政理念、行政流程、行政行为、管理机制、运作模式、组织结构等进行系统性重塑;通过数据共享进行业务再造为突破口,形成灵敏感知、科学决策、精细管理、高效运行、整体协同的演进模式,以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目标的数字政府建设过程。

  基于定义,政府数字化转型有几个关键词,包括改革、数字化、解构与重构;改革的核心是数据共享、业务系统、组织进化;数字化需要认知先行、技术支撑、制度保障。

  (三)政府数字化转型的本质——建设数字政府

  政府数字化转型的本质是建设数字政府,围绕这个目标有三个革命:工具革命、组织革命、决策革命。其中,“组织革命”是推动业务数据化到数据业务化,重组政府组织构架,再造业务流程,优化资源配置;“工具革命”和“决策革命”分别以数据赋能保证“正确地做事”和“做正确的事”。

  (四)国内数字化转型“五种”建设模式

  经过近五年的建设与发展,中国数字政府形成了多元尝试、多样创新、百花齐放的数字化转型新格局。尤其是今年国脉对全国数字政府建设指数进行研究(形成并发布《首届(2019)中国数字政府建设指数报告》),发现有五个模式值得大家探讨:

  第一种模式是以数字化转型为牵引打造精准治理型政府,把“最多跑一次”改革进行到底的浙江模式;

  第二种模式是以政务服务为突破口打造高效服务型政府,着力建成“一网通办”总门户的上海模式;

  第三种模式是以机构改革为突破口打造集约整体型政府,集约政务服务建设“指尖办”的广东模式;

  第四种模式是以“秒批”改革为突破口打造智能高效型政府,营造一流营商环境的深圳模式;

  第五种模式是以数据融合为突破口打造数字平台型政府,以城市“治”理向“智”理升维的杭州模式。

  (五)当前数字化转型面临的问题与挑战

  主要体现在八个方面:(1)数据体系,数据资产不清,缺乏顶层设计;(2)数据共享,部门共享意识不强、数据权责不清、流通无规则、数据共享缺乏安全科学的途径;(3)数据治理,基于单一而不是全生命周期的数据治理,缺乏有效的数据评估手段;(4)业务再造,是基于业务导向而不是基于数据的最小颗粒度、数据的标准化和数据的供需对接来做数据业务的流程再造;(5)数据标准,标准建设全面性不够、标准梳理颗粒度不够等;(6)组织管理,传统的项目工程建设模式,忽视可持续、动态的服务模式,导致项目风险增大,考核手段欠缺、数据思维不强;(7)融合关联,包括数据与业务缺乏融合、管理与服务割裂、智能关联不足等;(8)数据服务,缺乏商业模型,利益与价值、对象与需求、治理与服务割裂,安全与开放矛盾。

  二、一网通办2.0赋能政府数字化转型

  (一)一网通办2.0“五位一体”创新架构

  国脉一网通办2.0核心支撑系统,又名“政府数据业务操作系统”(GDBOS),提出“五位一体”创新架构:“一网通办2.0”为核心,提供数据体系、业务再造、数据治理、标准支撑、管理赋能五大功能点。

  不管是数据中台还是业务中台,其中央连接器是什么、操作系统是什么?GDBOS就是在研究操作系统,目标是建立“中央链接(Centre link)”,集结数据和业务、治理和标准,并提供“一站式”服务;本质是活化资源,重构系统,升级优化政府服务;方法是按照“数据体系创新+业务再造创新+数据治理创新+技术支撑创新+管理理念创新”五位一体架构,突出政务服务一网通办。

  GDBOS为国内首创,以活化数据资源为目的,构建提供标准化服务、资产化服务、智能化服务、模型化服务、最小颗粒化服务、生态化服务的数字化转型标配产品。这里讲的生态化服务,指我们的系统可与其他技术公司的系统无缝对接,是进行赋能的工具和平台。

  国脉“一网通办”2.0核心支撑系统,按照国家政务服务一体化的总体目标,遵循数据思维与业务流程再造思路,以解决当前政府数据和服务中存在的关键问题为切入点,运用数据体系、标准治理、业务再造、组织进化等工具和方式,从结构、标准、模块架构上对当前的政务服务平台体系进行优化、重组和升级,旨在从基础架构、标准服务、业务体系等方面全面提升政务服务能力,夯实数字政府基础,成为实现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支撑平台之一。

  (二)GDBOS的价值·优化五大体系

  平台基于五大功能点可以优化五大体系:

  一是数据体系,核心是优化资产体系。把全口径数据资产通过有效的关联,基于平台进行全要素、全阶段、全流程归集,尤其是对项目产生的数据、业务产生的数据和系统产生的数据进行归集、活化,即“国脉全口径数据资产化管理平台_CPU模型”。

  二是业务再造,核心是优化服务体系。我们提出了一网通办2.0“四个一”:一个总平台是“一网通办核心支撑系统”(数字政府2.0操作系统),一张数据网是“同数同源,统一标准”(对标国家标准,统一数据规范、构建政务数据体系),一线全贯通是“数据业务化,组织协同化”,一次都办全是基于场景、主题服务“只办一次,一次办全”。这是国脉的创新模式。

  三是数据治理,核心是优化质量体系。理清角色与职责、流程与规则、质量与效果。

  四是标准支撑,核心是优化规则体系。从主题到材料到数据项我们有40多万条基于最小颗粒度的标准,针对规则怎么制定、流程怎么制定、角色怎么分配等做了深度研究与应用。

  五是管理赋能,核心是优化组织体系。包括从项目管理的角度、运维监督的角度及考核评估的角度等进行闭环化运作。

  三、一网通办2.0(GDBOS)解决方案

  (一)一网通办建设三大模式

  在提出一网通办解决方案前,要了解目前政府部门一网通办的三种模式,一是导航式(1.0),二是O2O式(2.0),三是数据化(3.0)。我们比较推崇从2.0到3.0这个模式,因为:

  第一种模式(导航式)是基于链接和情形进行引导,实现部门服务资源的网上提供,但仅为部分连接整合,整合深度有限,易出现“多张皮”,前台只跑一次,后台所有人都在跑,工作人员压力大,且无法有效监督,适用本级政府,这个模式不可持续。

  第二种模式(O2O式)是过渡阶段,基于线上与线下数据闭环,资源整合上是数据标准化、前台/后台系统无缝整合,优势是能降低协调沟通成本、逐步采用电子和纸质同步归档,并实行好差评机制,适用国家、省、市、县、乡镇,问题是线上线下“两张皮”,数据共享部分实现、业务协同难。

  第三个模式(数据化),是基于数据最小颗粒化、数据业务化、业务数据化,在资源整合上是动态管控、数据共享、业务协同,为立体化监察;优势是提供P2P个性化服务(点对点),且以智能化服务为切入口,M2M逐步完成全程电子化;适用国家、省、市、县、乡镇、社区。

  (二)GDBOS·一网通办2.0架构体系

  围绕一网通办建设模式,我们提出了“全要素、全阶段、全流程、全视角、全活化”五全模型解决方案,包含五层架构:底座是数据体系,第二层是业务再造模型(是基于业务优化与流程再造),第三层是数据治理,第四层是标准支撑,第五层是管理赋能。该模式所有边上的要点是产品的“5+3”功能模块,“5+3”模式是基于数据治理每一个类别的内容。

  (三)GDBOS赋能“一网通办”2.0典型案例

  标准支撑方面,国脉案例有基于整个山东省五级联动的政务服务事项标准化平台,包括角色权限配置(12000多个角色),基于规则库进行系统设计。

  流程再造方面,案例有徐汇区政务服务流程再造管控平台,做到了场景、材料最小颗粒化,老百姓在家点击进入“上海一网通办”网站徐汇区频道就可直接办事,比如“我要开饭店”。

  数据治理方面,有为浙江省政府在做的基于数据中心的数据普查、数据供需对接、数据目录、标准数据元池、公共数据考核评估。

  数据运维方面,案例为“i厦门”运营监管系统,对平台运营的效果、能力、监督、组织架构、考核评估可视化进行了全面评估,包括平台做得怎么样、有多少人能上网、有多少用户进行反馈、反馈的问题怎么处理等,我们作为第三方提出问题工作单、建议工作单和决策工作单来进行考核与管理。

  (四)各级政府推进“一网通办”2.0建设路线图

  一是抓基础,做好顶层设计、抓好数据规范;二是活数据,夯实数据基础,做好主题服务;三是强体系,构建数据体系,打造核心支撑系统;四是优服务,优化政务服务,拓展多渠道服务;五是重监管,加强效果评估,保障服务高质高效。

  具体任务是建立“五清单五体系”:一是建立数据资源体系,数据资产+全量目录+重大项目清单,梳理数据资产,展现全貌,了解全局;二是建立数据管控体系,数据治理规则+安全管理清单,通过系统可建立相互管控体系;三是建立数据权责体系,建立供需认责和负面清单,数据供需在线、对接响应、共享确认;四是建立业务动态管理体系,编制流程再造清单,优化业务体系;梳理业务服务流程,提升服务能级;五是建立数据标准体系,建立标准规范和管理制度清单,梳理管理机制,建立考核体系。

  四、总结

  国脉有很多实践经验,也在相关研究领域出过很多书籍和报告。国脉将携手合作伙伴致力于打造一网通办的核心支撑系统,让办事像网购一样,让老百姓没有难办的事。


  申明:本文版权归国脉研究院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。转载请联系授权。


  附1:首届(2019)中国数字政府建设指数报告

首届(2019)中国数字政府建设指数报告

  附2:2019数字政府暨一网通办2.0白皮书

2019数字政府暨一网通办2.0白皮书

标签:

投稿人:fuluyi
在线客服